谢蓝蓝

黑月同居,老黑工作月月快毕业。

      黑尾铁朗回到家时,月岛已经睡了。在客厅的沙发上,盖着一床小薄毯。
      客厅里昏黄的灯光让黑尾的疲惫减少了很多。只要自己加班,月岛一定会等着自己回来,不论多晚。
      尽管是在等自己回家,黑尾更多的是心疼而不是欣喜。月岛最近忙着实验,休息本来就不多,现在为了等自己回家而不能充分休息,让黑尾更多的是心疼。
      黑尾很多次跟月岛提起过,如果自己回家晚了就早点休息,不用每次都等自己回家再睡。每次月岛都会说“前辈未免太过自作多情了。”但月岛的固执也不是黑尾所能改变的。所以每次加班,黑尾都会尽快赶回家。
      换好家居服后,黑尾将月岛抱到了床上。月岛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“前辈赶紧睡,很晚了。”后就又睡过去了。
      黑尾在月岛嘴角亲了亲。“我回来了,睡吧,萤。”

      洗漱声停止了,关灯的声音,被子被掀起来,床陷下去了。熟悉的气息从身边传来。月岛往黑尾那边蹭了蹭。
      黑尾亲了亲月岛的额头“晚安,萤。”
月岛终于放心的睡了。
      半睡半醒中,月岛的脚碰到了什么。啊,前辈的脚怎么这么凉。
      自觉将自己的脚把黑尾的包了起来。不行,得提醒前辈注意身体,果然加班不好啊。这样想着,月岛又睡过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7)